查看:

挺过这段难熬的时间 小时》伴随他度过最难熬的一段怀孕公司时光呢

收藏





核心提示:带着友爱一路向前的《二十四小时》,下周就要和观众们不舍告别第一季的旅程了。







大鹏


凤凰娱乐讯 带着友爱一路向前的《二十四小时》,下周就要和观众们不舍告别第一季的旅程了。录制在南京杀青的那一天,“航海六人团”在微博上彼此告白这份难忘的兄弟情。大鹏曾对徐峥写道:“这个节目伴随我度过最难熬的一段时光。”


这档节目对于一直致力于给大家带来欢乐的大鹏而言,有着怎样特殊的意义呢?3月30日下午,在接受全国媒体微信群访时,他说,正是因为兄弟们的劝慰,支撑他走过了认为比较低迷的一段时候。他感动于结下的珍贵缘分,“我们真的彼此心里都因为这个节目结下了深厚的情感。”


谈到当下的自己,继电影导演处女作《煎饼侠》大获成功后,他正在潜心创作自己的第二部作品,“喜剧、逗比、小人物这几个标签,对我都是很幸福的事。”



大鹏


大鹏“看人”上节目


《二十四小时》有第二季的话,一定争取会参加


在来到《二十四小时》之前,大鹏在浙江卫视的另一档人气综艺《挑战者联盟》中也有上佳的表现。像他这般炙手可热的明星面孔,收到的真人秀邀约数量之多可想而知,说到选择节目的选择,大鹏说,“选择最合适的平台。我主要是看伙伴,重要的原因是这些人在一起会有一种气场,《二十四小时》有第二季的话,一定争取会参加,也会让大家看到一个更好的我。其他新的真人秀邀请也很多但是基本都没有去,一来自己没有那么多的精力,二来也不应该在屏幕前频繁出现”,大鹏自嘲,“让大家总是看见我这张老脸,观众会累的。”


大家好奇:为什么大鹏说《二十四小时》伴随他度过最难熬的一段时光呢?他笑答:“我在拍摄《二十四小时》的最初,能够明显感受到一个中年人的困扰,体力上跟不上尹正和吴磊,脑里跟不上徐峥和陈坤他们那么有谋略,所以经常找不到自己的定位,很困惑。去年年底又生了一场病,到今年二月还没好,整个节目录制的中后程的时候身体非常难受。我是一月份过生日,就觉得自己老了,体力脑力跟不上,非常受挫。”


然而,录制《二十四小时》对大鹏来说,是一段快乐有爱的过程,“真人秀特别能培养大家的这种情感,《二十四小时》又不太一样,大家每次都是坐飞机到很远的地方,有充分的时间相处。我们录制之后会在一起聊天,我会把真实的想法告诉他们,也就是因为他们的劝慰,支撑我走过认为比较低迷的一段时候。”被问到现状,大鹏像没事儿人一样,“现在挺好的,壮得像头牛似的。”


在节目中培养的这份情感,也延续到了屏幕之外,大鹏透露了一个有爱的花絮,“陈坤的新电影要上映了,他的首映礼时间和中国导演协会的活动撞了档期,但是那天我和徐峥特别匆忙赶到了首映礼现场,他一开始是没指望我们会出现的,因为知道我们都收到了导演协会的邀请,但是我们真的彼此心里都因为这个节目结下了深厚的情感。”也就在这两天,尹正新歌上线,大鹏专门转发支持,“挺好听的,他是我特喜欢的一个人,前几天我还在问他的档期,因为我拍第二部电影的时候,特别想邀请他。”



原来他真的恐高!


就因为这才没从事建筑本行,但并非不勇敢


综艺出身的大鹏,特别明白观众喜欢看到什么,他希望在节目中能够贡献更多的笑点,带来更多的欢乐,“真人秀是现场即时的反馈,我生怕自己不好笑,会很有压力。让大家快乐,我们才有存在的价值,所以我会经常很在乎别人怎么看。”说到生活中他的样子,“我就是很普通的一个人。我很简单,生活方式很简单,对待所有的关系也都比较简单。”


此前的采访中,其他的成员们都不约而同称大鹏是一个暖男。他提到一个有趣的细节,“你们要是问他们谁最爱美,他们肯定会说时我,他们经常看着我拿着手机在不停自拍。我不是爱臭美,我只是想留下那个瞬间,《二十四小时》的自拍都是我站在最前面,我愿意为大家服务。”


《二十四小时》中可以看出,大鹏是一个极度恐高的人,这不是综艺效果,就是他本来的样子,“我们在泰国玩‘愤怒的小鸟’高空项目,那期我很害怕,我在逃避,我觉得我很不勇敢。我当时说了这么一段话:其实很多的真人秀都是让大家挑战各种不可能,可是每个人的标准是不一样的,有的人站在十层不害怕,但是我在二层就怕到不行了,可以让我冲击速度力量,但是高度的我真的很害怕。我本来是学建筑的,就是因为恐高,所以没有从事本行。”大鹏同时也表示,“不是不勇敢。如果不勇敢,我就不会和大家一起做这档节目了。”


漂亮的女嘉宾,也是节目中亮眼的风景。被问到当下流行的“撩妹技能”,大鹏笑了,“很多人说撩妹,我不太喜欢撩这个字,这对女性很不尊重。吸引人是需要别人来评价的事”,但是他同时还云淡风轻爆了一个大料:“每一期女嘉宾最喜欢的都是我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”拥有如此出众的异性缘,还偶尔和女嘉宾亲密互动,大鹏却不担心太太吃醋,“你们嫂子或者弟妹是一个特别贤惠的妻子,她明白我在所有的镜头前出现都是给大家带来快乐,所以她支持我所有的工作上的合作关系。她是非常非常非常好的妻子,嗯,我们也很好。”



大鹏


谦虚表示是电影新人


第二部电影和音乐有关,正在剧本创作阶段


《二十四小时》之外,大鹏是一个作品高产又涉猎广泛的全能明星,“我确实做了很多的事,前几天华西都市报评了《明星作家排行榜》,我还在那个榜里。我要反思我自己,我在过去一直在做不同的和娱乐相关的职业,不知道那个是我最擅长的,但是我都喜欢,无论哪个载体都能给大家带来快乐,可是慢慢发现还是最喜欢从事电影导演,是因为这项工作同时需要具备很多综合的技能,是我在主持、写作、演员积累下来的,是综合能力的体现,我愿意把它当成长久的职业来发展。”


最近,大鹏刚刚杀青了冯小刚导演《我不是潘金莲》的戏份,然后又进了一部新电影,他强调,这都是自己作为演员的电影。去年电影导演处女作《煎饼侠》的成功,反而让他更加理性看待当下的自己,“《煎饼侠》之后,作为一名导演收获的票房,高于我的预期,也高于我的真实能力了,我特别希望在导演的层面更多学习和补充,所以去了很多知名导演的戏,他们都是成熟的大导演,希望从他们不同的片场,收获自己的知识空缺。”


谈到自己的第二部大电影,大鹏透露正在剧本创作阶段,“方向可能和音乐有一点关系,我从小是组乐队的,特别想做一群年轻人组建乐队的喜剧故事,预计今年年底的时候拍摄。这个题材其实包含了他年少时的情怀,“我13岁开始学吉他,在我们那个小城市吉安组建了当地的第一支团队,上了大学之后在长春也有很多摇滚的演出,做了一只天空乐队,在当地还蛮有名气的,那个时候唱酒吧,每天晚上赚五十块钱,风格就是流行一点,没有那么愤怒。”


说到出唱片的可能,大鹏说并没有这个打算,“我不想把事情做得太杂,唱歌只能在自己的电影里唱主题曲,我会认认真真专一部电影拍好。”这些年所积累下的喜剧、逗比、小人物这几个标签,在大鹏来说都是很幸福的事,“现在我不演喜剧大家都笑了,我觉得是一个福气,所以我并没有考虑转型,我都还没定型呢,我只是一个新人,更愿意贴近群众一点。”


大家还很关心,成为炙手可热的电影导演之后,网络这块阵地,大鹏还会坚守吗?他让大家放心,“我毕竟是互联网平台培养出来的艺人,我也一直在坚持做。我的团队大鹏工作室还在不停产出各种网络节目和剧,改版后的《大鹏嘚吧嘚》会马上录制和播出,会有新的主持人,但我个人会作为监制,深度参与这些内容”,他更哈哈一笑:“张朝阳不会逼我做任何事的,他会尊重我的意见。”


浙江卫视《二十四小时》每周五晚22:00,敬请关注!










[本帖最后于 2017.05.15 22:38:02 修改]